產生隔閡和距離的並不是過分的了解,而是了解卻未曾真正理解。
-

下載.jpg
書名:極速悖論

作者:焦糖冬瓜

文案:

陳墨白:你覺得賽車有什麼吸引你的地方?如果沒有真正的對手,我會覺得很無趣。
沈溪:賽車是失控與自控的較量。
陳墨白:所以到頭來還是自己與自己的PK?聽起來多自戀。
沈溪:我的意思是你的私生活太混亂,就像速度驚人的賽車,需要鍛煉自控能力,否則會被掏空。
陳墨白:你確定自己是來說服我加入你的車隊,而不是讓我撤出贊助?

其實這就是篇甜寵文,也不知道蠢作者廢話辣麼多是想干哈~

這個故事要說的是一只腹黑大灰狼吃掉小尼姑的故事:
小尼姑是這麼認為的:沖出賽道很容易,留在賽道裡很難。沖出束縛很容易,在束縛裡游刃有余很難。以及……沖過終點很容易,沖進一個人的心裡用一生都未必能做到。
大灰狼是這麼認為的:
我會不厭其煩在你每一次不安的時候讓你知道我愛你,非你不可。我願意不斷重復這個過程,直到你也深信不疑。

 

書評:
★★★★★
現代文。
F1賽車總工程師與F1賽車手追逐愛與夢想的書(?)。

看的過程中,直到現在我只有一句話能表達我的狀態。
我的心,已經是陳墨白的形狀了——(〃∀〃)ゞ 

每次看完焦糖冬瓜的書,我都覺得心靈好飽滿,像是跟著男女主角談了場戀愛。
我簡直想膜拜焦糖冬瓜,她寫什麼都那麼好看,
比喻都那麼細膩,人物刻劃生動,感情張力又足——啊啊我好愛她! 

前面我還覺得女主角太木,對於周遭很多事情都太過理智,令我很不習慣。
而男主角又感覺表面很風流實則太高冷,讓我也沒有很喜歡。
最先開始吸引住我目光的,是女主與男主之間互相探索加深彼此認識的對話,作者用這些鋪陳,帶出男女主角的背景與心理狀況,還有人格刻劃。
到了中間理解對方後,情感流露,讓人忍不住隨著男女主角一起難過、開心。
至於後面開始賽車的描述,也十分有畫面感,儘管我一次賽車的比賽都沒有看過,但是焦糖冬瓜的文字仍然讓我像是身在賽車場那般生動。

而且男主角看到後面,雖然還是很高冷,但是從每一個地方都可以看到他對親近的人保留了內心最柔軟的地方。
「你可以不支持我,但不要站在我的面前。我永遠不可能開著車從你的面前碾壓而過,但如果你站在我的面前,意味著我永遠都沖不過終點線,也就永遠不會有結局。」
還有他耐心的等待女主角每一個慢吞吞的答案也讓我覺得很心動,還有他細膩的知道女主的每一個心情想法,還有告白遊戲也太可愛了吧!!!

再說一次,我的心,已經是陳墨白的形狀了——(〃∀〃)ゞ1380548745-2178008032.gif

直到看到最後一章,我只有對這故事依依不捨的想法,只能說看到焦糖冬瓜的推薦文,直接去看書比較實在!

-
  這個故事要說的是一只腹黑大灰狼吃掉小尼姑的故事:
  小尼姑是這麼認為的:沖出賽道很容易,留在賽道裡很難。沖出束縛很容易,在束縛裡游刃有余很難。以及……沖過終點很容易,沖進一個人的心裡用一生都未必能做到。
  大灰狼是這麼認為的:
我會不厭其煩在你每一次不安的時候讓你知道我愛你,非你不可。我願意不斷重復這個過程,直到你也深信不疑。
-
  「可是……可是亨特說,一個人完全了解另一個人是很可怕的事情。當了解一個人到一定程度了,就會變成距離和隔閡。」
  「所以呢?」
  「我不想和你有距離和隔閡。」沈溪很認真地說。
  陳墨白笑了。
  沈溪直愣愣地看著對方。
  「為什麼又傻傻地看著我?」
  「因為你真心笑的時候很好看。」
  「你知道我什麼時候笑得真心或者假意?」
  「你真心笑的時候,這裡凹陷的位置和平時不同。」沈溪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唇角,「還有……你的眼睛會很亮。」
  陳墨白捂住眼睛,悶笑出聲。
  「其實啊,
產生隔閡和距離的並不是過分的了解,而是了解卻未曾真正理解。
  「嗯?」沈溪已經很開心地夾出了一只蝦丸,用筷子搗開,吹著氣,躍躍欲吃。
  
「了解只是知道。而理解,才能接受甚至並肩作戰。」
-
  「喜歡一個人又不是一場戰爭,不需要勢均力敵。喜歡一個人也與相處多久認識多久無關。也許我只聽她說過一句我最想聽的話,那遠比過去幾十年聽到的無數句話都更讓我覺得珍貴。」
-
  在花開得最熱烈的時候,我沒有去體會欣賞,花期過了就凋謝了。一個人也可以為了另一個人而出類拔萃,千山萬水不為所困,但是當疲憊到不能承受的時候,放棄也是對對方的成全。
-
  
「所謂了解,常常是誤會的總和。」
  每一次誤會被解開,就離了解更進一步。

-
  「小溪……你在我的面前不可以輕易地低下頭,因為這樣子我會看不到你的眼睛。看不到你的眼睛我就不知道你現在是怎樣的狀態,你到底對我以及對你自己有沒有信心。如果連你都失去信心,我不知道拿什麼去戰斗。」
-
  「就算過的很辛苦,就算自己想要的高度怎麼也到不了,也千萬不要忘掉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情,就不會百分之百地投入,也不會有百分之百的結果。
-
  「我從沒有想過會執著於某件事物。我們誰都有對某件事充滿熱情和興趣的時候,就像一種沖動。但是小溪不一樣,她總是理智地執著。如果她告訴我她要做到某件事情,那不是理想,而是她知道她一定會做到。所以我信任所有她給的承諾。她就像是我生活中無數不確定裡唯一一個必然的結果,正是因為她讓我相信那個結果的到來,所以我可以不顧任何失敗去追求任何在別人看來很高很遠很危險的目標。她就像火柴,看起來很小,把我的空氣燃燒起來的時候卻很熱烈。除非空氣都沒有了,我無法停下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京蒔 的頭像
京蒔

君需記

京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